Fay

你望向过人群 最终把他裹进了大衣

标题摘抄改动自微博绿植栽的段子
OOC
本篇女性角色为原创 :)
越写越偏向小学三年级日记文笔




   '你为什么不看着我'樱井笑着伸手捏住松本的下巴将人通 红的脸转向自己 '我的问题这么难回答吗?'他在拨通松本电话之前就喝了太多 小酒馆的二层零散的坐着同行的社团友人 员工专用卫生间锁死的门此刻也不能用做遮挡物好让他扑上去把面前的人啃个够本 只好眯着眼蹭向松本的肩 嘴唇贴着颈侧语气绵软的讲清了自己龌龊的目的'既然来了 今晚要跟我回家吗?'并没有几秒迟疑 松本低声喘着 点了点头。



   樱井跟谈了两周的女友掰了 心平气不和 在一块儿的时候也不见得有多死去活来 但到该好聚好散的节骨眼儿女孩儿像是打了鸡血 非要揪出莫须有的第三者 樱井实在耐不下心再陪着对方玩儿游戏磨性子 就直接捞来松本为他开脱 姑娘倒是没料到樱井搂着位好皮相的小少年来交差 似乎是被松本的大眼恍了心神也没说什么为难话 不过第二天足球社社长拐带未成年 白嫩小男友竟是高中生的消息就在系里传的沸沸扬扬 他思前想后也没明白 明明这恋爱是你先提 分手也是你先敲定 怎么到头来还是我被套路着背了染指未成年的锅 况且松本也已踏出未成年范围三月有余 。



   从酒馆出来已经过了十二点 樱井翘着嘴角夹着烟倚在墙壁等不远处正打电话回家报备的松本 听不太清松本说了些什么 只觉得对面语气温柔的人此刻让他整颗心都软糯糯的 'jun!' 他提高声调喊着 看着松本挑着眉侧过脸对他打手势示意稍等 呆了两秒 樱井像是想到什么趣事儿突然捻了烟扔进店门口的小铁桶 就那么对着桶哧哧的笑了起来 'sakuraiさん 怎么了吗?' 松本挂了电话走过来碰了碰樱井的手背有些莫名其妙 。


 

  樱井已经在浴室呆了四十分钟了 从打开莲蓬头到泡进浴缸的这一段时间内他都在思考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客厅里穿着他的内裤和白T的湿漉漉松本把sakuraiさん这个生硬称呼替换成感觉注满爱意的shoちゃん '一下不行那就一百下 亲到他头昏脑胀哭唧唧'樱井计划通如是说 此刻松本在地毯上端正的跪坐 浴巾盖住额头遮下一片阴影 他盯着膝盖上缘处显眼的青色毛细血管试图让自己平静一点 浴室里没有什么水流声 松本摸摸耳垂脸颊红红 就刚一瞬间 他想象了下樱井的身体 吸了口气 自己吞咽的声音让他觉得更加羞耻了。



  被扣着肩膀插进去的时候 松本还在回想着之前的吻 樱井算不上温柔的啃咬竟让他
眼压升高


   'shoちゃん 下次见面的时候要再把那句话说给我听啊'松本凌晨四点就清醒了过来 头发粘腻的贴在后颈 樱井射过之后要搂着他去冲一下 他迷迷糊糊的巴在对方怀里缩了缩拒绝了 当时只想说闭着眼好好睡一觉 谁知道这么快就睡意全无 松本盯着樱井 没来由的情绪低落 一遍遍的哑声叫着shoちゃん 叫的自己先落下泪来 天还没亮 拎着衣服光着身体站在樱井家玄关往昏暗的卧室看去 他什么也没看到。



   那天过后 樱井再没见过松本 他先前以为临近开学时期 松本是需要准备大学入学琐事儿的所以抽不出空 自己也不好先一步去打扰 只得等松本先做完手边紧急事儿好让他们能见面讨论讨论接下来松本搬来一起住的具体事项 樱井想到这个就紧张的手抖 他得先问问松本喜欢什么样花纹的床单 衣柜要清一清好让两人的内衣能一起放进抽屉最下面一层 要告诉他自己除了泡麦茶以外什么料理都不会拜托松本别嫌弃 还想再问问他是不是一样喜欢自己等等 不能见面的时间段里 一天增加一条 没想到的等一起生活后再慢慢适应 但是这一等 就好像没了尽头。



   樱井不是没找过松本 他找的越久越觉得难过 樱井后来才发现 自己除了一个已经成为空号的松本的电话以外再没有什么能将两人联系起来的东西 不知道他家的地址不知道他大学的名字 不知道他念什么专业 不知道他有没有兄弟姐妹 甚至连松本当初告诉他的年龄都产生了疑问 零总算下来 对于他来说 松本就只是一个在生活中出现了一小段儿时间然后突然消失的陌生人 但这个陌生人让他每每想起总带着余火未熄的怒气 樱井还想再见他一面 想听松本叫他shoちゃん。



   松本当然没有人间蒸发 他只是安安稳稳的呆在那儿等事情完结后去找他的shoちゃん 松本是在过完成年礼的第二天去寺庙福时遇见樱井的 当时他看着身侧同样跪坐在软垫上闭眼许愿时少年好看的轮廓 不自觉的搭了话熟悉之后听樱井讲着关于大学的趣事儿 心生羡慕 所以常常缠着樱井 樱井也不烦他 只要松本打了电话说想一起呆上一会儿 樱井也总会带着他四处逛逛 松本身体不好 国中毕业要先治病所以只能推迟入学 治病的过程比想象的艰辛 但离开樱井的生活比这个更让松本觉得难捱 松本在还飘着雪的晚冬出院 拎着行李踏进樱井生活的校园时雪就快要融化完 。



    新生入学典礼之后 就轮到社团招新的时段 樱井低头摆弄着手机坐在一堆申请表后面 五分钟后桌前站了个人 樱井一边发着短信一边递过一张表叮嘱坐到旁边填写 但举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来接 按了手机锁屏准备抬头 动作却突然凝固住了 'shoちゃん' 松本一动不动的接收着樱井的上目线 刚准备道歉就见樱井起身 他以为樱井转身要走 便越过桌子想去捉樱井的大衣下摆 被凳腿儿绊住险些摔倒 樱井愣了下踢开凳子扯过松本 他把
松本裹进大衣 嘴唇贴着松本额头上凉凉的皮肤 一字一
句说 '你是不是也一樣喜歡我'